交易筆記:原油已進入長線多頭攻擊姿態

我曾经在2016年初提出过抄底原油的策略,原油最低跌至每桶26元左右,如今在价格上几近翻倍。市场上说原油话题的不在少数,大多是从基本面角度做阐述。然而在我的投资理念里,基本面是不可以用来做交易的,图形和真实的市场数据才是最佳武器。


五月底,我在微博上提到过:美原油这个周线级别的均线密集一定要重视 ​​​​。如今这个图形已经来到了关键时刻。

第一,如上图,美原油合约(CL1 Combo)目前在均线密集的基础上已经形成了周线级别的MA60>MA120的长线多头格局。当前价高于所有抵扣价,且MA5、MA10、MA20、MA60四个抵扣价在未来5周时间内不会对当前趋势造成不利影响,而5周后MA120抵扣价将低于当前价。也就是说,只要未来5周时间内稳住50元附近就会导致周线结构上的全面多头结构。这种机构形态应该说是几十年不遇的除非出现重大利空连续大跌,否则这种多头形态已成定局

下面再补充几个关键数据,请登陆后阅读。

第二,北海布伦特原油期货(CO1 Combo):

形态上看,布油要略强于美油,抵扣价的关系上这两个品种基本同步。由于布油的现货属性强于期货属性,布油强于美油则说明目前的行情属于“现货拖着期货走”的格局。布油与美油同步效应会强化原油多头趋势。

上图是布油与美油之间的关系。自2008年石油价格崩盘以来,布油与美油的关系发生了一些显著的变化:以2009年低点为界,布油/美油的比值从之前的总体上<1的格局进入到>1的格局,这有可能意味着原油供需结构上的变化。原油,世界上最大的商品,很难用确切的语言去表达究竟发生了什么,或者简单地判断多空。因此,我们可以借助更多的相关品种之间的关系去发现一些相对确定的交易机会。

第三,黄金原油比。这个比率我在微博上提到过,现在的情况是这样:

目前黄金原油比为25.06,相当于1盎司黄金可以购买25桶原油(1桶原油差不多160公升),这个比值的长期均值为15。也就是说,相对于黄金来说,原油显得低估了。而相对于原油来说,黄金显得高估了。关于黄金的话题,我们另找机会再聊。

也就是说,如果做一个套利组合,做空黄金同时做多原油,可以获得理论上不低于40%的收益。但是,时间不确定,这是做期货最大的麻烦(因为期货合约是强制到期交割的,无法长期持仓),交割损耗会非常大。目前美国市场有基于黄金现货的ETF(GLD)和基于期货合约的ETF(USO),但没有基于现货的石油ETF。因此,上面提到的这个套利组合理论上可行,但实践上很难实现。原因就是期货交割换月损耗会使得原油ETF(USO)的总体收益率低于原油期货(CL),也就是说,你会输给时间。如下图:

但不管怎么说,做多原油和做空黄金的这个交易关系是显而易见的。

第四,加元与美油。长期来看,加元与原油之间存在明显的正相关。我在微博上也曾经提到过两个交易策略

从加元-美元(CAD/USD)的形态上看,与美油的形态相似(下图)。目前形成了加元强于布油强于美油的格局。从抵扣价的运行状态看,CAD/USD也是非常好的攻击形态。如果加元继续走强,原油势必也要走强

综上所述,美原油的多头交易思路已经比较明晰。交易品种上,依然是选择美原油期货合约CL;在交易策略上,我认为近远结合的持仓结构比单纯做多近期合约或单纯做多远期合约更能够发挥时间的效用。

注:本文用意是记载我自己的观察方法和交易思路,随着行情的变化,思路也会跟随变化。欢迎讨论,但不建议无脑跟随。


【附】WTI,布伦特,迪拜世界三大基准原油

能被作为世界基准原油的品种往往具有四个主要特征:首先,这个品种要有稳定且充裕的产量;其次,交易市场必须透明,且自由波动,市场设立地点最好在地缘政治和财务都相对稳定的地区,这样有助于保证市场的健康运转;第三个是该原油品种要有充足的库存量可以保证交易市场的稳定进行;最后还有一个不作为硬性要求的是,该品种交割地最好设立在方便其他市场交割、能提供套利机会(获利机会)的地方,这样价格才能更好地反映全球供给和需求量的变化。

而其他类型原油,则可以在与各基准原油标的对比的基础上,设立一个公认的市场价。这个价格的设立主要考虑以下几方面的因素:API重力点数(即密度)或含硫量,从产地至提炼厂的运输成本,以及地区乃至全球的石油供给和需求状况,这其中就包括了能源利用率。

在全球石油市场上,三个最重要的基准原油品种分别是:北海布伦特轻质原油,西德克萨斯轻质原油(WTI)和迪拜/阿曼原油。

北海布伦特轻质原油,作为在全球原油市场上运用最广泛的基准原油品种,其构成主要包括4个品种:Brent,Forties,Ekofisk和Oseberg。在2013年,布伦特原油总产量日均约0.86百万桶,约占世界原油总产量(76百万桶/天)的1%。作为全球市场运用最广泛的原油品种,布伦特已成为包括欧洲、地中海、非洲、澳大利亚和亚洲一些国家在内的原油品种的重要定价参照物。

西德克萨斯轻质原油(WTI),是一种产于美国的轻质原油,定价于在俄克拉荷马州的库欣地区的原油交易中。WTI被用作所有在美国生产的原油种类的定价基准,比如Mars,一种产于墨西哥湾的中质高硫原油;还有Bakken,一种产于达科他地区北部的轻质原油。以及在从加拿大、墨西哥和南美进口的原油中,WTI也被用作相应的定价基准。

迪拜/阿曼原油,世界第三大基准原油,同时两者也均为重质高硫原油。这两个原油品种的平均值常被用来当做从中东出口到亚洲市场的原油的定价基准。目前,迪拜的原油产量已逐年缩减超过20年,尤其在2013年,迪拜原油产量仅为34000桶/天。而阿曼原油的产量在2013年达到了0.94百万桶/天,因此阿曼原油被用做接替迪拜原油的基准原油。沙拉阿拉伯的国有石油公司,Saudi Aramco,在售卖石油至亚洲的时候,也是使用迪拜/阿曼石油作为定价基准参照物。

WTI(WEST TEXAS INTERMEDIUM)”基准油,是一种产于美国的轻质原油,定价于在俄克拉荷马州的库欣地区的原油交易中。WTI被用作所有在美国生产的原油种类的定价基准,比如Mars,一种产于墨西哥湾的中质高硫原油;还有Bakken,一种产于达科他地区北部的轻质原油。以及在从加拿大、墨西哥和南美进口的原油中,WTI也被用作相应的定价基准。

美国作为原油消费大国,再加上纽约期交所在全球的影响力,以WTI为基准油的原油期货交易,就成为全球商品期货品种中成交量的龙头。一般来说,WTI原油期货合约具有良好的流动性及很高的价格透明度,是世界原油市场上的三大基准价格之一,公众和媒体平时谈到油价突破多少美元时,主要就是指这一价格。西德克萨斯轻质原油(WTI),是一种产于美国的轻质原油,定价于在俄克拉荷马州的库欣地区的原油交易中。

但就交易量来说,WTI与同样是轻质低硫的北海布伦特(Brent)原油相比较,其现货交易量远逊于布伦特原油,1988年6月23日,伦敦国际石油交易所(IPE)推出布伦特原油期货合约,包括西北欧、北海、地中海、非洲以及也门等国家和地区,均以此为基准,由于这一期货合约满足了石油工业的需求,被认为是“高度灵活的规避风险及进行交易的工具”,也跻身于国际原油价格的三大基准。 伦敦因此成为三大国际原油期货交易中心之一。布伦特原油期货及现货市场所构成的布伦特原油定价体系,最多时竟涵盖了世界原油交易量的80%,即使在纽约原油价格日益重要的今天,全球仍有约65%的原油交易量,是以北海布伦特原油为基准油作价。

布伦特原油和WTI在品质和价格上均非常接近,近10年来的原油价格统计表明,二者涨跌同步,前者通常比后者低5%左右。比如1998年布伦特原油价格13.43美元,纽约WTI是14.53美元;2004年两者分别涨至38.29美元和41.60美元。

中东是全球石油产量最大的基地,他们的基准油又是谁?从中东销售往亚洲的原油,其作价的基准油,既不是纽约的WTI,也不是伦敦brent原油,而是阿联酋的高硫“迪拜(Dubai)”原油。这就是赫赫有名的欧佩克(OPEC,石油输出国组织)油价,它往往可以反映亚洲对原油的需求状况。其现货主要在新加坡和东京交易,期货交易量则很小。Dubai原油会比WTI和brent原油便宜30%左右。比如2004年布伦特原油价格突破40美元时,迪拜原油只卖27美元;不过仅两年全球油价疯涨以来,高硫与低硫原油之间的价差最小曾缩至5美元左右。

现在总结一下这三大基准原油的区别和联系:

WTI原油,美国市场,期货定价基准油。

布伦特原油,欧洲市场,现货市场基准油。

迪拜原油,亚洲市场,反应亚洲对原油的需求,当然通过价格来反应。

当能源分析师和媒体们谈论到石油价格这个话题的时候,他们往往指的是几个特定原油品种中的其中一种原油的价格。通过定义基准原油,世界各地的卖家和买家可以更好地对不同品种的原油进行定价。

(完)

Published by

LEI

老雷的市場紀要